• 石柱:“志智资”三扶结合发展产业 2018-03-27
  • 美国“独角兽”Dropbox上市背后:红杉资本成大赢家 2018-03-27
  • 【春天的中国】福建南靖:漫山黄花开 2018-03-27
  • 梅毒是怎么传染的 同志容易患上梅毒吗? 2018-03-27
  • 北京地铁上半年将实现刷二维码乘车 2018-03-27
  • 黄龙滩电厂:启动闸门动水试验 2018-03-27
  • 客车司机高速见交警忙倒车想跑 背后原因吓人一大跳 2018-03-27
  • 4月新规:扫码支付将限额环保税迎首个征期 2018-03-27
  • 余强:信托开展房抵贷须防范两大风险 2018-03-27
  • 用爱抚慰留守儿童的“情感饥饿” 2018-03-27
  • 武汉学生骑师:马背上的青春 2018-03-27
  • 中新社青海分社揭牌成立(图) 2018-03-27
  • 枝江市城管局力推三举措 打造枝江特色城管 2018-03-27
  • 【天网防火墙】天网防火墙个人版下载 2018-03-27
  • 灵田锦绣:猎户家的小辣妻 2018-03-27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壁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半仙扫了周北平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郑东身上,冷笑了一声。<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他现在已经大变样了,一张脸庞,直接变成尖嘴裂牙,眼睛也微微有点凸起来,看起来,较之郑东,更加可怖。

        当然了,他现在,也完全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了。

        既然,郑东都已经知道了。

        “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偏偏要害我?”

        郑东浑身发抖。

        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但见到这位之前还在帮他如何自救的所谓大师,变成了这个样子,也难免的,感觉一阵恐惧。

        “就算不是你,也肯定会有其他人来承受,我要变强,要维持实体形态,需要源源不断的阳气?!?br />
        这只灵丝毫没有愧疚和悔悟。

        虽然,事实也正如他所说。

        他所需要的阳气,总得有人来贡献。

        就算不是郑东,也会有其他人。

        只是郑东的运气,比较差一点,正好被选中了而已。

        “本来,我也没打算要你的命,不过,你竟然敢算计我,那你这条命,还真留不得了?!?br />
        这只灵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抹冷戾。

        “当然,也包括你?!?br />
        话到最后,他的目光,又转到了周北平身上。

        “看来,之前的那个张浩,也是你救的吧?”

        他没有丝毫忌惮和畏惧,反而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对,就是我?!?br />
        周北平笑笑,点了点头。

        “挺有胆量的?!?br />
        “原本,你救了那个张浩,我也不愿多管,但是你现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好像,我就算不愿理会,也是不行了?!?br />
        他伸出了一只手,摆弄着粗壮脖颈上的大金链,仿佛自言自语。

        “是吗?那你打算,要把我怎么样呢?”

        周北平继续笑着,不急不慢。

        “你们这些修道之人,不是素来讲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佛祖曾经割肉喂鹰,我也不要你的肉,把你的阳气贡献给我,让我有个形体就行了,你看,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他也笑了,一张嘴,长长的獠牙,清晰可见。

        “要我的阳气,这当然没有问题,只不过,还得看看你,有没有实力来取了?!?br />
        周北平已经懒得跟他废什么话了。

        都说到了这里,他哪里还会不明白,这显然乃是一只画灵。

        毕竟是画出来的东西,虽然产生了灵智,但是没有身体,这身体,都靠活人来提供。

        只是谁愿意给怎么个鬼东西提供阳气呢?

        更何况,阳气乃是活人的立身之本,没了阳气,那与死人有何分别?

        无偿奉献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用这样的方式了。

        不得不说,这只画灵还的确挺聪明的,用这样的方式,一个接一个,阳气源源不断。

        只可惜,它遇到了周北平。

        如意算盘,那自然到此为止了。

        “不知死活,以为有点本事,我就真的怕你不成?我存在的年头,抵得上你轮回好几世了?!?br />
        这只画灵并没有把周北平放在眼里。

        正如它所说,它产生灵智已经有好几百年了,虽说就是最近才终于忍不住,不愿在待在一幅残垣断壁中,不仅无人欣赏,还蒙上厚厚的灰尘,但也的确抵得上周北平好几世轮回了。

        “嘭!”

        巨爪一挥,店内的货架轰然倒地,一股灰尘飞溅而起,那些书本,玻璃制品,宛若离弦之箭,直朝周北平爆射而来。

        “就这点手段?”

        周北平冷笑一声,手中唐刀掠过一道冷光,将这些杂物,全都劈飞了出去。

        紧跟着,一只大手直朝画灵笼罩而去,体内法力暴涌,对准了它的天灵盖。

        在那其中,银芒闪烁,刚正浩荡的气息,直接将它罩住。

        正是对一些邪灵妖鬼祟有着强大震慑之力的掌心雷。

        闪烁的雷霆,裹挟着恐怖的威势,让画灵浑身一震,再不敢动弹。

        “别,千万别……”

        这画灵当然不蠢。

        到了这步田地,哪里还会不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手段之可怕,远远超乎了它的想象。

        “你刚才不是想让我奉献一些阳气给你么?”

        周北平直视着它,嘴角掠过一道冷笑。

        “我知错了,我知道错了?!?br />
        它连忙分辨。

        “我不曾害人,也没想过要他们死,我只是想吸点阳气,没想置他们于死地?!?br />
        “没想要他们的命?”

        周北平的声音有些冷冽。

        姑且,他相信这家伙的确没想弄死郑东和张浩。

        但那也绝对不是所谓的善良和慈悲。

        最多,也就是怕弄得动静太大,引来杀身之祸。

        也就更别说,把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弄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那跟要他们的命,又有何区别?

        “我认得你,你不是龙藏寺的那幅壁画吗?这画,还能成精?”

        郑东眉头紧皱,好似在思索什么,终于,过了没多久,他反应了过来,突然开口。

        “龙藏寺?”

        周北平挑了挑眉。

        这座寺庙他听说过,在东城那边,只是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被捣毁了。

        难怪,这只画灵长成这个样子。

        寺庙里的壁画,大多模样奇特,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似兽非兽。

        长成这般模样,也就并不奇怪了。

        “对对对,我就是龙藏寺的壁画,当初给我画像的那位画家为了画出神采出来,耗费了大量心血,而我在寺庙里,也受到了不少的佛法熏陶,佛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

        画灵连忙说着。

        只可惜,它话未说完,周北平的掌心便是一握,银雷爆炸,至于这位画灵,也随之灰飞烟灭了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佛说的,但我知道,佛说过,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br />
        “你这副模样,注定了你不会有什么善心,更何况,你一死物,还动了凡心,放过了你,难道你真会心甘情愿的又回到那残垣断壁中?”

        周北平十分果决。

        这个家伙,虽然还未害死过人,但也差不了多少。

        周北平放过它,只会害更多的人。

        至于这个郑东,也算幸运,如果周北平迟一点出现,阳气耗尽,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当然了,无论是他,亦或是那个张浩,说到底,也就是心中的那丝贪婪在作祟。

        若不是贪图这么一点小便宜,又怎么会让这样的邪祟有机可乘呢?

        所以他们所受到着的这些痛苦与折磨,也不过就是自作自受罢了。

        正如财色之于人,譬如小儿贪刀刃之蜜,甜不足一食之美,然有截舌之患也。
        《鬼界大善人》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