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柱:“志智资”三扶结合发展产业 2018-03-27
  • 美国“独角兽”Dropbox上市背后:红杉资本成大赢家 2018-03-27
  • 【春天的中国】福建南靖:漫山黄花开 2018-03-27
  • 梅毒是怎么传染的 同志容易患上梅毒吗? 2018-03-27
  • 北京地铁上半年将实现刷二维码乘车 2018-03-27
  • 黄龙滩电厂:启动闸门动水试验 2018-03-27
  • 客车司机高速见交警忙倒车想跑 背后原因吓人一大跳 2018-03-27
  • 4月新规:扫码支付将限额环保税迎首个征期 2018-03-27
  • 余强:信托开展房抵贷须防范两大风险 2018-03-27
  • 用爱抚慰留守儿童的“情感饥饿” 2018-03-27
  • 武汉学生骑师:马背上的青春 2018-03-27
  • 中新社青海分社揭牌成立(图) 2018-03-27
  • 枝江市城管局力推三举措 打造枝江特色城管 2018-03-27
  • 【天网防火墙】天网防火墙个人版下载 2018-03-27
  • 灵田锦绣:猎户家的小辣妻 2018-03-27
  • 第77章 小猪佩奇随身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商务车停在一栋办公大楼前面,先是下来两个制服男,接着陈元才从打开的才车门里出来。?随{梦}小◢说шщЩ.suimEnG.1a

        看着眼前这栋非常低调的办公大楼,陈元目光微闪。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关部门了。

        罗毅的突然死亡,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他也不得不面立即做出一个选择。

        而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选择了后者……跟政府合作。

        他在孤儿院长大,也可以说是被国家养大的,而且陈爸还是一名军人烈士,这样的成长过程,让他更多的倾向于国家。

        这样的想法,其实早在见到林慕龙的那一刻就有了。

        当然,跟政府合作可以,但也不能一味的服软,送去被别人控制,当一个听话的乖宝宝,然后等你表现出色的时候,上司摸摸头,说:

        “干得漂亮,给你发五百块奖金?!?br />
        陈元在狮子堡一挑十,在紫金苑小区殴打林慕龙和云九鼎,这些出手的决定,都是在他知道自己被监视之后才做出的。

        在连鞘等人出现之后,他又表现出了自己态度无比强硬的一面。

        等下若是有机会的话,他还要找人立威。

        这些其实都是在告诉那些人:“我很厉害,你们最好对我客气点,我可不是好惹的。另外待遇开高点,秘书多配几个,有事秘书干……”

        虽然还没见面,但跟那张“大网”的交锋早已经开始了。

        “兄弟,这里就是我们部门设在渝州的办事处了,请”连鞘显得非常热情。

        “我们一进去,不会有人端着几十把冲锋枪,一起杀出来吧?!毖ο逄房醋徘懊?,不无担心的问道。

        薛晓峰是陈元硬拉来的。

        好兄弟,当然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当咯。

        这家伙觉醒之后,陈元跟他打过一场,结果,陈元差点没累趴下。

        这货吸收能量的能力实在是太变态了,堪称肉盾的不二人选。

        “呵呵,胖兄说笑了,那有人能端几十把冲锋枪,除非他有几十只手。你应该说,是几十个人,一人端一把冲锋枪杀出来……哈哈,开玩笑的啦。我们整个部门,可是以使用枪械为耻的,能不用绝不会用,所以,这里当然不会是鸿门宴?!?br />
        连鞘笑眯眯的说道,他现在可是很开心的,本来上面只是让他去带回一个白素,却没想到顺带带回了陈元,更让他惊喜的是。这趟差事买一送一不说,另外还赠送了一个胖子。

        陈元没好气的瞥了连鞘一眼。

        无耻啊。

        还以使用枪械为耻,刚才一个个都是不要脸的吗?

        “放心,不管是不是鸿门宴,我都能逃出来,而且我这个人很记仇?!背略莞肿右桓鲅凵?,后者领会。

        陈元又拍了拍白素的手背,示意她安心,一切有我。

        白素从路上开始,就一直紧紧拉着陈元的手,她性格再是要强,再是独立,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柔软的女人而已。

        当危险来临,她下意思的寻找依靠。

        而陈元,现在就是她的依靠。

        随后几人走进了办公大楼。

        “这位同志,请将身上所有金属物品放在这个篮子里?!?br />
        过安检的时候,一个身形高大的工作人员对陈元如是道。

        陈元二话不说,直接掀开外套就往外掏东西。

        一把匕首,十几枚硬币,一把小钢钉……丢在篮子里叮当乱响。

        见陈元这样字,薛晓峰也点点头,也不甘示弱的开始掏东西。

        不过他就有点夸张了。

        只见他将手伸进宽大的衣服里,不停的往外掏东西……一把水果刀,半截板砖,一个铁指套,一大串钥匙,掏完这些,随后又将手伸进裤裆,掏出了一只扳手和一包沙子。

        就当众人以为胖子已经将东西掏完的时候,薛晓峰又摸了摸自己的腰,然后掀起衣服,露出一只被铁链绑住的小猪佩奇。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干净利索的将一节铁链给解了下来。

        看着堆得满满当当的篮子,身边众人大汗淋漓。

        社会人,这尼玛果然是社会人??!

        惹不起,惹不起!

        连鞘也是满头大汗。

        这两货简直就是人间凶器,陈元还稍微正常一点,这胖子简直“要你命三千”随身藏啊。

        “兄弟,走吧?!?br />
        连鞘在旁边引路,就要带着众人走进大厅。

        这时,那个身形高大的工作人员徒然伸手一栏,面容冷峻看着陈元手中的枣木剑:

        “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是所有的金属物品?!?br />
        “这不是金属,这是木头做的?!背略缃獾?。

        “抱歉,不能携带任何武器入内?!彼底?,伸手就要去抓抓陈元手中的剑。

        陈元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再看时,陈元的剑已经搭在了那名工作人员的脖颈上。

        那名工作人员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顿时不敢动了。

        “身为一名???,剑不离身,所以千万不要动我的剑?!?br />
        “冷静,兄弟你要冷静?!?br />
        听到陈元冷冰冰的话,连鞘一下急了,一边向周围挥手,一边冲陈元喊道:“等等等等,这是客人,是客人!”

        “不错,陈先生是客人!”

        清冷的声音在前方响起,不大,却仿佛直接响在了所有人的耳中。

        陈元神色一凝,抬头看向看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正前方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黑风衣女青年。

        这女青年一眼看上去平平无奇,容貌也不如何漂亮,但陈元分明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

        比起自己来,丝毫不差。

        “你这地方不错啊?!?br />
        陈元收起长剑,在众多的注视下迈过了安检,先是笑着跟女青年点点头,然后左看看右看看,一点深入虎穴的自觉都没有。

        心中却是警惕万分,他感到前后左右,包括上下,到处都有危险的气息传来。此外,他还在这栋大楼内感受到了数十道灵气波动。

        不仅如此,陈元还感觉到自己站在这里,很亲切,很自在,仿佛如鱼得水。

        就比如眼前这个女人,他明明没见过,但就是觉得她很亲近,那是一种同类的气息。

        正是见了鬼。

        “外面看着挺破旧,想不到内有乾坤?!?br />
        整栋大楼,外面看上去确实不起眼,可走进来,陈元才发现里面跟外面截然不同。

        大厅高足有七八米,显得巍峨大气,特别是正中间用大理石雕刻的硕大国徽,又给人一种威严庄重之感。

        各种摆设严整,每一个工作人员要么坐如钟,要么站如松,走起路来都带风的。

        对于观察使亲自出迎的情况,着实让连鞘吓了一跳,他连忙来到陈元身边说道:“陈兄弟,这是我们林主任?!彼底?,还一边给陈元使眼神,让他注意点。

        一直打量着陈元的林云这时也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淡笑:“你们好,我是监天司林云?!?br />
        监天司!

        陈元记住了这个名词,转过头,笑道:“你好,陈元?!?br />
        “我叫薛晓峰?!毖ο逡驳愕阃?。

        “我是白素?!卑姿厍崆岬牡?。

        “我知道你?!绷衷粕钌畹目戳税姿匾谎?,道,“介不介意我等下想跟陈先生单独谈谈?!倍倭艘幌?,她又道,“有一些事情,我的人也需要配合调查,我相信,也非常乐意与我们交流的,对吧?”

        在陈元有些哑然的目光中,白素笑起来,优雅从容的来到林云身前,两人非常有默契的轻轻握手,当一名工作人员走上前来的时候,白素才转头对陈元微笑了一下,水润的眸子柔柔的落在陈元身是昂,点点头,没有任何言语,白素就就跟名工作人员走了。

        不知怎地,陈元眼神一暗,他不太喜欢白素身上的这种气息。

        她没有紧张,也没有忐忑不安,脸上带着淡笑,已经恢复了淡定和自信。就仿佛,她突然想通了什么事情,或是有了某种凭依。

        白素依旧是白素,不是那天情绪濒临崩溃的白素,也不是刚才那个牵着他的手陷入慌张白素。

        她就是白素!

        ……

        小型会客厅中,陈元和薛晓峰坐在右侧,林云坐在他们的对面,中间的茶几上摆放着泡好的茶。

        连鞘则是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看着眼前三位大佬大眼瞪着小眼。

        他们互相盯着彼此,仿佛下一刻,三个人就要冲上去互啄。

        在陈元眼中,林云坐在对面,气势很平淡,并没有给他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反而若是不注意的话,还很有可能将这个人忽略过去。

        他此刻脑袋里有点乱,还在想着白素临走之前的神情变化,加上对面林云许久都不说话,他不仅有些出神。

        注意到陈元眼神飘忽,林云声音幽幽的响起:

        “陈先生如果是在担心白素小姐的话?大可不必?!?br />
        “哦,我不该担心吗?”陈元抬头看过去。

        “因为,她的能力对我们很重要很重要,此外,她手里有了一张底牌?!?br />
        陈元眉头一挑:“底牌?”

        林云看着陈元的眼睛:“就是你?!?/div>
        《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