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柱:“志智资”三扶结合发展产业 2018-03-27
  • 美国“独角兽”Dropbox上市背后:红杉资本成大赢家 2018-03-27
  • 【春天的中国】福建南靖:漫山黄花开 2018-03-27
  • 梅毒是怎么传染的 同志容易患上梅毒吗? 2018-03-27
  • 北京地铁上半年将实现刷二维码乘车 2018-03-27
  • 黄龙滩电厂:启动闸门动水试验 2018-03-27
  • 客车司机高速见交警忙倒车想跑 背后原因吓人一大跳 2018-03-27
  • 4月新规:扫码支付将限额环保税迎首个征期 2018-03-27
  • 余强:信托开展房抵贷须防范两大风险 2018-03-27
  • 用爱抚慰留守儿童的“情感饥饿” 2018-03-27
  • 武汉学生骑师:马背上的青春 2018-03-27
  • 中新社青海分社揭牌成立(图) 2018-03-27
  • 枝江市城管局力推三举措 打造枝江特色城管 2018-03-27
  • 【天网防火墙】天网防火墙个人版下载 2018-03-27
  • 灵田锦绣:猎户家的小辣妻 2018-03-27
  • 第2887章 事端多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打扮异类,犹如农夫一般的壮汉带着人出现之后就看见了锁死了四方谷的巨大阵法空间,但此人对阵法明显不感什么兴趣,于是开始四处寻找视野地点极好的位置,在**山附近用眼晴扫了一圈之后,壮汉才发现,只有李慕白那里的位置最好,于是便带着人一点都不觉得尴尬的飞了过来。{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轰!

        先行落地的是一头全身长满了白毛的巨熊,两只眼睛红通通的,就跟异变了似的,壮汉从巨熊身上跳下,满脸的胡子宛若钢针一般支着,看着很埋汰,身上尽是汗臭味,但他却毫不迟疑的朝着李慕白走了过去。

        “李宗主,哈哈,你来的可真早啊?!?br />
        众人看着壮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壮汉一看,指着李慕白身后的六名承道境高手不悦的骂了起来:“干啥,看着本宗躲着干啥,能吃了你们啊?!?br />
        众人无语。

        而一步没动的李慕白和满君禄却是满脸的苦笑,前者收了折扇一抱拳道:“万兄,来看热闹?”

        “可不是嘛,听说卢萤萱那个毒妇让人给抓了,我这心啊,就跟吃了蜜似的,寻思着过来瞧瞧,卢九幽那个老不死的待会怎么要人,呵呵?!?br />
        豪放不羁的壮汉咧着大嘴哈哈大笑,一点都没在乎自己的言语上是否存在诋毁和羞辱的意味,众人闻言摸了摸鼻子,都没敢吭声,到是李慕白笑着点了一句道:“哎,你这话说的可太没风度了啊,过会儿别乱说了,让人家听着不好?!?br />
        “谁听着???谁听着我该说也得说啊,妈的,老子就是看不上卢九幽,我就说了,能咋样?”

        唰!

        壮汉话音刚落,一个长髯飘飘的黄袍老者飞到了山顶上,李慕白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冲着壮汉使了个眼神,随即众人一看,赶紧施礼。

        “见过花宗主?!?br />
        黄袍老者,半百高龄的模样,一身火气冲天的来到了山峰上,正是寒洲附近几大天宗宗主之一的烈日谷主——花火烈。

        “万钢,你这张嘴啊,早晚有人给你撕开?!被ɑ鹆乙幌稚?,便指着钢骨岭主万钢埋怨了一句。

        “哟,这不是花老吧,哈哈,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弊澈和蚋忠坏愣济晦限蔚南敕?,咧着大嘴笑了起来,并说道:“咋了,卢九幽不托底,请您来助拳啊,他不是一向自诩寒洲第一人吗,还用着请人帮忙?”

        花火烈脸上闪过不悦之色,但也没有因为万钢的出言不逊,而跟他彻底撕破脸皮。

        烈日谷、幽冥城、钢骨岭、临枫神教,号称寒洲四大天宗,而钢骨岭和幽冥城早在多年前便有些未解恩怨,虽然没达到那种你死我活的地步,但一直以来,两大天宗彼此都看着不对付,花火烈原本跟两大天宗素无瓜葛,只是近些年,才准备跟幽冥城结成姻亲,所以听着万钢的话,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而万钢呢,对于花火烈和幽冥城最近一段时间走的较近这件事,也是相当的不快。

        因为原本钢骨岭和幽冥城的能量就差不多,但如果花火烈和幽冥城结成姻亲了,那他的地位就会受到巨大的威胁,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凡事都超然物外的临枫神教,所以暂时来看,寒洲的势力分布还未到非得某个天宗一手遮天的地步。

        花火烈看着万钢,一时无语,恨声道:“我助个屁拳,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br />
        “啊……我就说吗?卢九幽再不要脸,也不能一开始就叫你过来,哈哈,不过花老啊,你看这谷中大阵,明显非同寻常,你说待会卢九幽来了,能把卢萤萱要出来吗?”

        花火烈闻言皱了皱眉,但他却直接忽略了万钢的问题,冲着李慕白一抱拳,后者回礼后,他才问道:“情况如何了?”

        李慕白好像跟什么人都能和颜悦色,直白的答道:“僵持呗,卢九幽没到,人就在里面困着,我到是觉得,卢萤萱现在还没事,不过待会就难说了,铁盟三宗李玉和百里雪乾都进去了,一直没出来,凶多吉少???”

        皱着眉毛的花火烈,老脸阴沉说道:“这铁盟到底得罪什么人了?如果就为了一个四方谷的地盘,应当不至于做到如此地步啊?!?br />
        “哈哈,那谁知道了,卢九幽那个老鬼行事横行霸道,仇家多的是呢,花老啊,我觉得啊,你最好别让你家公子娶卢家的丫头了,你说万一卢九幽在这件事上折了面子,你的烈日谷岂不是平白无故受了池鱼之殃啊?!?br />
        “行啦,你快闭嘴吧?!被ɑ鹆乙豢赐蚋帜源吞?,他们几个互相之间是,打的话基本上就是谁也不怕谁,想赢也根本没太大胜算,而且真要是动了肝火来个你死我活,那也是两败俱伤的下场,所以打起来只能是双方受损失,所以花火烈真的挺懒得理会万钢的,有的时候能忍也就忍了。

        因为他知道,别看万钢恨卢九幽恨的牙根直痒痒,但他却不会正面开战,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开战,多年来攒下的基业就会付之东流,同样的,他和卢九幽也一样,所以有的时候,花火烈和卢九幽都偏向于忍气吞声。

        正主儿没来,几个寒洲顶尖的强者在山峰扯皮子,过了没多久,李慕白才眼前一亮,迅速的收起了手中的折扇,在右手掌心敲了两下,满脸微笑道:“人到了?!?br />
        唰!

        唰!

        话音未落,众人抬头,果然不远处,两伙人马齐头并进,于空中汇合。

        其中一方,正是得到圆冥的消息带队前来的血炎楼姚子邑,而另一边正好就是卢九幽的人马,两大天宗加在一起人不多,但浩浩荡荡千余修士也是相当的有气势。

        半空中,卢九幽和姚子邑见了面,前者对待后者宛若长辈训斥晚辈道:“你搞什么鬼?萤萱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在闭关?现在比我来的还要晚?”

        卢九幽的修为是乾坤大圆满,而姚子邑才不过乾坤前期,境界上差了一大截,并且在地位上,姚子邑也不如卢九幽,玄机真人的二弟子来的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卢九幽早在很多年前,修为还没有进入承道境的时候,就已经是北疆山炙手可热的人物了,而他的起势跟风绝羽后期比较像,是因为阵法。

        卢九幽的阵道修为来源于玄机真人,而玄机真人有三大弟子,鲁星河、卢九幽,再一个就是八部山的楼家老祖楼以瑞。

        只不过这三个人弟子打从玄机在世的时候,关系就很一般,因为玄机收徒都是随心所欲的,鲁星河早年失踪,去向不明,卢九幽才入门,并稳居北疆,得其师威名,混的风声水起,后来玄机离开,才收了楼以瑞,不过楼以瑞不幸被风绝羽斩于十方天诛大阵之中。

        所以无论是出身还是修为,姚子邑跟卢九幽都没法比,每次见面,姚子邑都必须放低姿态,哪怕是卢九幽的亲妹夫,也没有什么尊严可言。

        听着卢九幽的呵责,姚子邑冷汗直流,言道:“是我疏忽了,不过请宗主宽心,人怎么没的,我怎么给找回来?!币ψ右嘏淖判馗档?。

        卢九幽闻言,更是恼火:“你找回来,你怎么找,人家都让人把消息给我递到幽冥城去了,李玉和百里雪乾都困在了里面,就凭你,你有几分把握?!?br />
        “我……”姚子邑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这时卢九幽的随从施文,快步来到卢九幽的身后,并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什么?”卢九幽听完施文的话,猛然间瞪了下眼睛,怒道:“这么紧要的关头,幽冥城还出事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原来,施文刚刚接到卢逸雯的传讯,得知了幽冥鬼堡被劫一事,而恰恰是因为需要封城之后调动幽冥城的人马,来搜索劫牢之人,而卢逸雯又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所以才把消息捅到了卢九幽这。

        施文道:“宗主,四方谷的事比较重要,要不然让鬼君出山吧?!?br />
        鬼君,是卢九幽供养的一名幽冥城的乾坤境高手,此人实力不凡,但经常足不出户,镇守在幽冥城背后的鬼山之上。

        卢九幽听完皱了皱眉头道:“这么点破事还用鬼君出山吗?告诉逸雯,除鬼君之外,幽冥城的精锐随她调动,无论如何,也得把人给我抓回来,如果她办不好,再让他去找鬼君?!?br />
        “是?!笔┪慕拥矫蠲桓叶嗨?,跑到旁边给卢逸雯回信去了。

        而原本还要斥责姚子邑几句的卢九幽也暂时也没兴趣,大手一指谷内道:“去叫阵吧,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此时的姚子邑心里是很担心的,因为他听完圆冥的话之后,本能就意识到卢萤萱被劫持并不像表面的那般简单,而这背后发生的事,最近也就只有封神岛一件,他怕对方醉瓮之意不在酒,但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所以飞了下去,开始向谷内叫阵。

        ……

        同一时间,阵法“无名”之中,风绝羽看着卢萤萱和百里雪乾,满脸的杀机。
        《异世无冕邪皇》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计划 www.uv0g1.cn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